一月的尾巴

也许是因为快要过年的原因吧,博客圈冷清了许多,平时比较活跃的Sam“失踪”了好久,大话也是隔了好久才发篇文章出来。

其实我也懒了好多,以前是一点小事都写下来往网站上搬,现在则是积攒了N多要写的东西才上来系统的总结下,冒个泡……

2月的第一天,来写点事情,发生在一月的尾巴。

同事们经常收到包裹,让我很是羡慕,于是给在浙江金华的大学室友汇去一点钱,让他帮我买点他们那的特产“金华酥饼”寄过来,顺便也让同事和家里人尝尝。

或许是饿惨了吧,一大包的酥饼,一开包就没了。

以前单位组织的活动都没能参加,因为总得有人上班,比如去果园摘葡萄,比如去武汉游玩,我都只有留下来上班的份。年底了,多少也得安慰一下我们这种一次活动都没参加过的人,于是单位又组织大家去泡温泉。泡温泉因为是晚上,加之地点就在下面的县里,也就50分钟的车程,所以这次大家才难得的聚齐了。

年底忙到吐血,早上10点左右开始人多,一直持续到下午4点多,叫号机上的等候人数一直有三四十。提高业务速度,苦干一个多小时,人数没有一点减少的迹象。人活着就怕没有盼头啊!

前几天,忙里偷闲,加之同事还我的班,于是回家了一趟。表哥的婚礼,作为老表当然得去参加一下,小乡镇里的婚礼风俗,各种折腾,就为了图个热闹。姑姑说他们还要苦干几年,我妈问为什么,姑姑笑道你家还有我小叔叔家,不还有三个男孩么,以后他们结婚,她这个当姑姑的还不得来道喜啊。我一听,心想完了,这下最后一个老表都结婚了,下面还真就轮到我了……